打车服务公司Uber可能成为美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10宗IPO之一

据国外媒体报道,打车服务公司Uber周四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招股书,可能成为美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10宗IPO之一。该公司的致股东信与以往公司创始人发布的内容有所不同。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沙希(Dara Khosrowshahi)在致股东信中写到:“我不会完美,但我会倾听你的声音。(I won’t be perfect, but I will listen to you.)”

创始人致股东信已成为知名科技公司通过招股书推介公司股票时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谷歌不是一家传统公司,”两位谷歌创始人在2004年的致股东信中写道。而马克·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在他的致股东信中写道:“Facebook最初并不是一家公司。”

Uber的致股东信由首席执行官撰写,但其并不是联合创始人。2017年,在一系列争议迫使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辞职后,科斯罗沙希被聘为首席执行官。他的言论中既有企业一贯的乐观主义,又穿插着更多的让步和歉意。他承认了前任卡兰尼克的错误,但并没有暗示自己能够找到所有问题的答案:“我不会完美,但我会倾听你的声音”

科斯罗沙希接手的是一家陷入困境的公司。这位Expedia前首席执行官击败了业界重量级人物惠特曼(Meg Whitman)和伊梅尔特(Jeff Immelt)执掌Uber。他向客户、司机和政府官员道歉无数次,同时试图在Uber的发展史上留下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

以下是致股东信全文:

十年前,Uber诞生于技术领域的分水岭时刻。智能手机的崛起,应用商店的出现,以及对按需工作的渴望推动了Uber的发展,并创造出一种全新的消费便利标准。最初“点击按钮就能乘车”的构想已经变得意义深远:打车和拼车;送餐及投递;电动自行车和小型摩托车;自动驾驶汽车和城市航空。

当然,在从A点到B点的过程中,我们并不是完全正确。Uber之所以能成为一家大获成功的初创公司,部分原因是强烈的创业精神、直面风险的无畏,以及那些引起轩然大波的Uber事件,这些都导致了其在前进过程中不断出现失误。事实上,当我以首席执行官的身份加入Uber时,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放弃之前稳定的工作,去做一份完全不同的工作。我的回答很简单:Uber是一家千载难逢的公司,它面前的机遇是如此巨大。

如今,Uber服务在全球汽车行驶里程中只占不到1%。即便在服务可用的国家里,也只有一小部分人曾经使用过我们的服务。而在食品和物流等庞大市场,以及在未来城市交通将如何更好重塑城市方面,我们还只是刚刚触及皮毛。

建立这个平台需要敢于挑战正统观念,重塑自我,有时甚至是颠覆自我。在过去的十年里,随着客户的需求和偏好发生变化,我们也发生了变化。现在,我们又一次变得与众不同:成为一家上市公司。

迈出这一步意味着我们对股东、客户和同事负有更大的责任。这就是为什么在过去18个月里,我们不断改善公司治理和董事会监督;建立一支更强大更有凝聚力的管理团队;并做出了必要的改变,以确保我们的公司文化推崇团队合作,鼓励员工长期投入。

由于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完成百分之一,我们将着眼于未来。我们将优化客户的幸福和忠诚度,而不是边际成本的降低或交易数量的增长。在明显的长期利益前面,我们不会回避为其作出短期的经济牺牲。

我们的持续成功将来自卓越执行力和我们所努力打造平台的实力。我们的网络覆盖了数千万消费者和合作伙伴,是世界上最大的独立工作平台之一。我们的工程和产品团队正在解决物理和数字世界中一些最棘手问题。我们的区域运营团队不断建设和经营着我们的业务,成为服务城市的真正公民。

我想以我对你们的承诺作为结语:我不会完美,但我会倾听你的声音;我将确保我们尊重客户、同事和我们的城市;我将以热情、谦逊和正直经营我们的企业。(晗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