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对商业发展有着越来越重要的影响

研究发现,技术人才招聘市场明确呈现两项趋势:一是技术和企业业务紧密相关,二是传统的 IT 人才应该更加了解商业脉动。对于像雅诗兰黛全球首席信息官乔治·库安(George Kuan) 这样的技术领导者来说,发掘兼具技术与商业专长的人才刻不容缓。他表示:“当前最亟需的是具有卓越商业头脑的人才。”

如今在亚太地区,技术对商业发展有着越来越重要的影响,技术人才也面临着决策压力。麦可·佩奇(Michael Page)新加坡技术招聘副总监辛吉卡·舒克拉 (Shinjika Shukla )表示:“现在多数技术主管都会参加企业战略会议:提供运营自动化、数据、销售策略和工具等方面的建议。”然而,这意味着技术的前途必然一片光明吗?未必如此,尤其是对那些抗拒改变的人。曾任奥巴马政府顾问的未来学家亚历山德拉·利维特( Alexandra Levit) 警告称:“部分技术人才过去二十年来停滞不前,他们将会是第一批被机器取代的人。”

幸运的是,我们给您提供了以下明确可行的方法,帮助你维持市场身价。后文将分为三个部分:驱动因素、招聘建议和求职者最佳实践方法,PageGroup 共汇集了 22项未来三年亚太地区技术领域的关键趋势,帮助今日的 IT 潜力新星成为明日不可或缺的人才。

1. 打造人机整合团队。未来学家兼作家亚历山德拉·利维特(Alexandra Levit )预测,宏观层面上检视目前的成果将是推动技术变革的主要因素。“重点在于思考机器擅长哪些事务?人类的强项又在哪里?我们要如何促成人机合作,发挥各自的专长?”这并意味着人类工作的末日到来,而是希望确认30%较适合机器进行的工作具体是哪些。当然部分职位会消失,但也会有从前没听过的工作出现,尤其是与人机接口相关的工作。麦肯锡 近来指出,这项改变可能发生得很快,但其实以前也经历过,比方说,1992 年至今美国有三分之一的职位“是过去不存在或非常少见的。”

2. 数字化转型可以推动产品升级,不过起初会冲击技术部门。花旗银行的林涛(Vincent Lin)表示:“从金融服务的角度来看,当下最迫切的任务就是数字化转型。我们该如何从传统渠道转向数字渠道,如网上银行、手机银行和社交媒体相关渠道?”虽然转型最终对产业必然有利,但雅诗兰黛的乔治·库安(George Kuan)也提出警告,数字化转型会带来内部阵痛,而技术部门首当其冲。Kuan 指出:“我们整个 IT 部门现正历经转型,摒弃旧的行事方式,接受新思维,这很有挑战性,而 IT 大概是首当其冲的部门。”

3. 客户体验是当前的技术之王,而中国是主要的发展基地。当前技术以客户体验 (CX) 为中心,目标是通过数字渠道拓展客源并留住客户。花旗银行的林涛(Vincent Lin)表示,金融服务相关技术的首要目标就是提升便利性:“我们必须站在用户的角度去消除障碍,让我们的产品变得更灵活、更轻便并且更好用,尤其是我们正处于迈向无现金社会的时期。”雅诗兰黛最近在上海推出首个整合微信的 MAC 品牌商店。乔治·库安(George Kuan) 表示:“它整合了社交媒体、RFID 及微信付款系统。完全配合消费者的技术使用习惯,这就是我们应该适应的地方。”

4. 应用技术的能力需拓展,技术人才应更了解商业脉动。亚历山德拉·利维特(Alexandra Levit )指出:“另一个重任是人员的技能重整与提升,员工应普遍拥有良好的应用技术的能力。”当然这并不代表每个人都要懂分析学或写软件,但他们应该要了解如何应用技术解决实际问题。利维特指出:“你要熟知有哪些技术资源可供利用,而技术是日新月异的。”同样,即使是身居高位的技术专家也必须尽快培养出色的商业头脑。宜信集团向江旭指出:“在中国,一些首席技术官不能只专擅技术事务,要超越技术层面,方能成为真正的首席技术官。技术专家和首席技术官的差别在于,后者有能力把技术转换为商业策略,进而创造商业价值。”

5. 利用人工智能辅助企业招聘。作为中国金融科技领域的知名企业,宜信正着手进行一项计划,利用人工智能 (AI)寻找理想人才。向江旭表示第一阶段是针对理财师:“什么样的人才适合担任理财师?什么样的工作经验更适合做理财师,是外国金融机构的财富管理经验,还是国内保险公司的经验?我们会分析公司内部数千位理财师的数据,抓取履历中的关键词,然后检视哪些特质最符合我们的需求。”这项工具也能用来配对理财顾问与潜在客户,找到最合适的理财搭档。

6. 颠覆性技术竞争者纷纷崛起。花旗银行的林涛(Vincent Lin)认为,因数字创新而兴起的众多竞争者将是推动变革的主要因素。他表示:“许多互联网公司也开始涉足金融服务,同时众多新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也纷纷崛起。“过去五到十年是这一现象的酝酿期,而未来五到十年定将是成熟期。”在人工智能、区块链和大数据等创新技术的推动下,这些新参与者具备颠覆性的商业模式,同时拥有年轻求职者趋之若鹜的灵活企业文化。Vincent建议拿出最好的一面来应对: “银行应该坚守自己的价值观,同时接纳并应用新技术。证明自己具有稳定的优势,能够快速成长,拥有长期发展的机会,能够帮助年轻人才快速掌握核心技术及其他技能。”

7. 灵活用工制度化,为未来做好准备。《Humanity Works》一书出版后,亚历山德拉·利维特(Alexandra Levit )常被问及:企业领导者首先应该把焦点放在哪里?她的建议是:技术领导者应尽快提高灵活性。她指出:“其中一项容易实行的措施就是灵活用工招聘方式的制度化,很多企业大概都已经开始实施。”虽然很多企业已开始灵活用工,Levit 强调目标在于“全面落实”。利维特提到,在埃隆·马斯克领导特斯拉期间,有一个广为人知的例子:“他发现特斯拉有上千位约聘员工,工作内容的重复性很高,他们的产值和绩效并未受到考核。为什么不制定一项策略,彻底落实灵活用工制度,让这些工作变得更有成效、更有意义,同时跟踪与之相关的指标呢?”现在就采取行动,才能抢在市场快速变动之前建立良好的平台:“约聘人员的队伍只会越来越庞大、越来越难以管理。”

8. 技术落地:为技术投资创造应用场景。由于牵涉金额庞大,务必要把握好技术投资的正确时机,其中最关键的就是,评估技术创新能否带来商业成果。宜信的向江旭解释称:“首席技术官的首要任务是确定应用场景,然后运用新技术来解决现实的商业问题。”虽然斥巨资成立人工智能实验室令人振奋,但这并不一定就是明智之举,我们该问的问题是:“这能解决现实问题吗?”他警告说:“未必。”雅诗兰黛的乔治·库安(George Kuan)也同意,在全球层面,首席技术官和首席信息官必须帮助企业避免鲁莽的巨额投资:“技术成熟度须交由技术专家评估,这关乎公司期望多快转型,而我们又能承受多高的风险?两者的平衡需要小心拿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