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对磁场的感应可以称为第6感

在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之外,科学家们也曾经热衷于探寻人类的第6感,如今终于有了答案,那就是原来的人类还可以对磁场产生感应,因此人类对磁场的感应,以后就可以称为第6感了,或者我们也可以将其称之为“磁感”。

3月19日,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的一个脑科学研究团队发表论文称人类的大脑不仅能感应到磁场,还会对磁场变化作出强烈反应。

该团队通过一种新方法获得了首个神经科学层面的证据,证明了人类确实有磁感,毫无疑问,这种感觉是人类除了眼(视觉)、耳(听觉)、鼻(嗅觉)、舌(味觉)、肌肤(触觉)之外的“第六感觉”。

我们以前大都听说过鸽子之类的鸟类,以及某些海豚类动物可以对地球磁场产生感应,并且它们依靠对地球磁场的感应进行定位、辨别方向和导航,有生物学家研究了鸽子的头部结构之后,发现在鸽子的上喙部位有个能够感应磁场的晶胞,它是一种结晶状的组织,就像一块磁铁,可以与地球磁场产生感应。生物学家们认为鸽子在某个地方长大,就会适应这个地方的磁场状况,那么这个地方的磁场就会在鸽子的记忆中形成一个坐标。而鸽子又是一种非常恋家的鸟类,当它飞出去之后,无论有多远,它都会记得这个坐标,并且凭借着晶胞与磁场的感应进行导航,就可以从上千公里外飞回家中。

在研究人类是否能对磁场产生感应的时候,加州理工学院团队找来了34名试验参与者,他们事先改造出了一种新型的法拉第笼,其中包括一组三轴线圈,研究人员可以利用其中电线的电流来创建高均匀度的可控磁场,当参与者坐在这种改造过的测试间中,就能测量磁场与他们的脑电波活动有什么样的关联。该团队多次测试发现人类大脑真的能够感受磁场,而且还可以对磁场变化作出反应。但是只有在实验磁场和环境磁场方向一致时,人类的大脑才会作出反应。

但是我们又知道平时我们对磁场毫无感觉,无法像鸽子那样利用磁场进行导航,可以说我们无论做什么事都用不着对磁场产生感应,所以这种功能对我们来说是没有用处的,那么为什么它还能存在呢?这或许说明对磁场的感应是一种生命进化的遗留,在人类之前的某个进化阶段或许需要对磁场有所感应,并且也利用过这种磁场感应;但是也有可能是人类乃至以前的进化阶段都无法对地球磁场有所感应,而是对试验中特定的这种磁场才能有所感应。

其实无论从哪种意义上来说,这种第六感的发现我们人类本身的实际意义并不大,因为我们仍然无法感觉地球磁场,也不需要利用地球或者其他的磁场获取生存必要的条件,将来也不需要像鸽子那样利用磁场导航,因为我们的卫星导航技术已经比鸽子的导航系统先进多了。但不管怎样,只要人类的身体能够对磁场产生感觉,那么就可以称这种感觉为第6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