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倒计时 互联网企业初心未改交出扶贫答卷

2020-11-05 16:07:24来源:财讯网  

我在想有一天我做村长的时候,让村民都能够吃上猪肉。这是刘强东扶贫最朴素的愿景,让贫困的村民过上好日子,也是很多企业家的扶贫愿景。互...

image.png

 

 

 

 

 

 

 

“我在想有一天我做村长的时候,让村民都能够吃上猪肉。”这是刘强东扶贫最朴素的愿景,让贫困的村民过上好日子,也是很多企业家的扶贫愿景。

 

互联网巨头们意识到独角兽不可能永远存在,如影随形的危机感纷至沓来。当业务模式一成不变,当创新有了困惑,履行社会责任,赢得公众好感,这条路似乎永远可行。几年来,精准扶贫成了国家事业,也成了诸多企业业务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脱贫攻坚之年,在致力于为脱贫事业做出贡献的巨头们也纷纷交出了答卷。

 

经过几年的探索,一些企业基本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扶贫助农路径,对他们而言,助推扶贫既能助力村民脱贫事业,也是对自身综合实力的考验和背书。

 

1

 
 
 
 
 
 

财经观察站

作者 郑义

 

让村民都吃上猪肉是最朴素扶贫愿景

在家乡宿迁中学演讲的时候,刘强东曾经提到,自己小时候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个村长。他曾动情地说:“我在想有一天我做村长的时候,让村民都能够吃上猪肉。”

论脱贫,农村出身的刘强东似乎更有发言权。京东的扶贫始于电商扶贫,在刘强东看来,电商可以发挥技术优势和市场优势,有效地把社会资源的供给和需求衔接起来,破解贫困地区的“资源限制”,开辟脱贫攻坚的“新通路”。

在以电商扶贫走上助农路后,京东扶贫工作开始逐渐延展,目前已覆盖产业扶贫、金融扶贫、健康扶贫、公益扶贫等诸多领域。尤其是在产业扶贫上,京东帮助农村地区打造产业链、供应链、生态链闭环,涉及种养殖、加工、物流、服务等农业全价值链,支持农村构架起可持续发展的产业能力,使农村具备“造血”能力。

刘强东一直在实践中探索着他的“扶贫经验”。“扶贫只是第一步,最终目标是要富裕。”刘强东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激发扶贫的内生动力,我想,新时代的扶贫是企业与困难群众形成利益共同体,大家互惠互利,才能实现真正长久发展。”

如果说京东的扶贫路径属于“一点切入,多点开花,渐层递进”,那么阿里巴巴的扶贫路径则是围绕电商扶贫持续深入。近年来,阿里巴巴以商业科技搭建农产品上行和网货下乡的数字化双通道,在全国落地数字农业基地,为各地农业数字化转型提供解决方案。阿里通过农村淘宝、菜鸟物流、移动支付搭建电商基础设施服务体系,链接生产消费端,加速多项业务板块对消费端的渗透,使农村电商成为农民致富利器。

阿里巴巴和京东的两种扶贫路径,有交叉重合也有各自特色,整体而言,它们都立足了贫困地区当地需求,探索可持续发展战略,成为升级企业社会责任项目的有益尝试。当然,电商扶贫存在着一定的弊端,如农产品竞争力不足,贫困农村地区农业生产技术条件有限,缺少规模化和标准化,农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市场竞争力不足,贫困地区农产品品牌建设需求呼之欲出。

对互联网企业而言,如何充分调动乡村资源要素,将企业从扶贫助农“外力”转变为“内力”,践行自身发展和扶贫助农双赢战略,才是未来扶贫助农工作的应有之义。与此同时,如何克服和解决电商扶贫在实际发展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也是互联网平台与乡村致富带头人不断求索的行动目标。

 

image.png

“农地云销”扶贫进化 

互联网企业参与精准扶贫,一方面是发挥自身优势,在科技与数字经济赋能下,建立完善多方参与的网络扶贫的工作机制,发挥互联网在生产要素配置中的优化和集成作用,更好地将贫困地区农产品实现了“云销售”。

举例来说,起家于农产品电商平台的拼多多,依托于自身“农地云拼”等技术,将原本分散的产业上游和产业下游在“云端”实现了对接,将传统意义上的“产销对接”升级成为“产消对接”。拼多多的扶贫路径一定程度上激发脱贫的内生动力。

另一方面,立足于互联网平台自身,发挥互联网平台体量优势,通过业务板块进行链接,提供就业岗位,开展就业扶贫。

再如,美团启动的针对扶贫的“新起点计划”,致力于在全国范围内,帮助贫困地区稳定就业。随后,美团升级扶贫举措,依托平台资源,开设贫困骑手学习专区,推出培训课程,帮助贫困骑手成长。美团的扶贫路线相当清晰:将扶贫与业务形成强耦合关系,以多元的平台生态及业务板块对贫困户和贫困地区进行“平台扶贫”,将业务的势能转化为扶贫的动能。美团的扶贫实践在一定程度上为行业树立了可借鉴的样本。

作为新金融企业,恒昌主动担当,强化产业扶贫,组织消费扶贫,通过打造国家地理标志产品“花田贡米”、“酉鸡酉鸭”等优质农产品品牌,发展特色农业,强化产业支撑重庆酉阳脱贫。尤其是通过地理标志产品的打造,有力带动了相关产业发展和农户增收,提升了区域产品的影响力,推动产业链旅游、自然资源开发,在脱贫攻坚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恒昌还通过线上社群营销、电商销售、直播带货等“互联网+”渠道,线下铺设恒生活AT智能货柜,构建O2O数字化消费生态,让更多人领略产自酉阳的舌尖上的美味。

近期,恒昌携手中国网联合编制发布《恒昌扶贫责任报告(2011—2020)》。报告显示,在公益助农方面,截止到2016年底,恒昌累计为“三农”对象撮合的借款已超过50亿元。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2553家酉阳农户得到恒昌帮扶,平均每家农户每年增收1.68万元。恒昌已成功助力酉阳县完成脱贫摘帽任务,正式退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序列,取得了脱贫攻坚战的胜利。

无论是拼多多,还是美团,在扶贫的道路上,都结合自身在互联网领域中的优势,出奇兵,贵神速。

“扶智”点亮乡村课堂路 

中国的教育资源不均衡,短板在农村。相对于经济贫穷、政策不通、项目难及,教育上的资源匮乏是导致贫穷落后的根源。扶贫必先扶智,让贫困地区的孩子们接受良好教育,是扶贫开发的重要任务,也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由此可见,脱贫攻坚的战役首先要攻破农村教育资源极不均衡的壁垒。

比起产业扶贫和技术扶贫,教育扶贫的意义更具备“润物细无声”的长期价值。弥补贫困地区教育短板,能够显著提高贫困人口的基本文化素质,提高贫困家庭脱贫致富的内生能力,统筹各类教育资源均衡发展,最终让贫困地区实现稳定而长久的脱贫。

“2015年,阿里巴巴推出乡村教师计划,投入了数亿元资金,培养乡村教师,改善教育条件。2017年,阿里巴巴成立100亿脱贫基金,助力教育、健康、女性等五个方向的扶贫,形成了一条贯穿0—3岁孩子到乡村义务教育,到职业教育培训的教育脱贫体系。在教育扶贫方面,通过九年多的扶贫探索,恒昌形成了教育扶贫的“恒昌模式”。截至目前,恒昌捐赠爱心包裹60万元,6000余学生受益;设立助学金,惠及200多名学生。恒昌不仅脚踏实地地投入到教育扶贫上,还倡导其平台上的中高净值客户参与其中。2020年,恒昌携手中国扶贫基金会联合发起了“小积分 恒友爱”的爱心包裹百城计划。

“甘将心血化时雨,换做桃花一片红。”在扶贫的道路上,互联网企业在扶贫方式上各有特色,他们致力于脱贫攻坚的初心,不曾改变。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