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银愿景基金2号融资失败 规模或缩减一半

2020-02-10 09:18:00来源:腾讯科技  

日本软银集团集团和孙正义以大手笔投资和对科技公司的慷慨估值闻名,过去软银集团集团筹集并管理的愿景基金一号(资金规模1000亿美元)也成为...

日本软银集团集团和孙正义以大手笔投资和对科技公司的慷慨估值闻名,过去软银集团集团筹集并管理的“愿景基金一号”(资金规模1000亿美元)也成为风险投资行业的巨无霸,但是据外媒最新消息,知情人士称,由于投资者对WeWork等不良投资以及软银集团基金混乱和非正统的运作方式不再抱有幻想,软银集团集团为愿景基金二号筹集到的资金远远低于预期水平。

据国外媒体报道,知情人士称,去年夏天,软银集团盛赞新基金是1000亿美元愿景基金的“续集”,但最终愿景基金二号的资金规模可能不到原定目标(即和一号相同的1000亿美元)一号的一半,几乎所有资本都来自软银集团本身。

软银集团未能筹集到一大笔新资金,这将在全球科技初创企业中引起反响。过去,科技行业的几十家公司——从打车巨头Uber到餐饮外卖公司DoorDash都从该基金近900亿美元的两年投资热潮中获得了巨大的提振。

投资资金减少可能意味着软银集团500人投资团队的裁员,之前已经有几位高管离开,其他人正从该基金伦敦总部迁至阿联酋阿布扎比。

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设想的愿景基金二号不太可能成立,该公司已经讨论过与投资人进行单独案例的一次性交易,这将让投资者对资金的使用有发言权,另外,软银集团还成立了一家对冲基金。

发生分歧

知情人士表示,软银集团可能会进行转型,改变传统的大手笔投资的模式,这种转型导致软银集团首席执行官孙正义和愿景基金一号负责人拉杰夫·米斯拉(Rajeev Misra)之间出现分歧。

知情人士说,孙正义认为自己是一名科技梦想家,他专注于筹集愿景基金二号,而米斯拉则愿意对被投资公司做一次性交易,他还支持设立一家对冲基金,该基金由一名可靠的合伙人管理,负责买卖公开发行的股票。

不过,愿景基金的一名发言人发表评论,否认孙正义和米斯拉在一次性投资和对冲基金问题上存在分歧。

新麻烦

孙正义现在有了另一个麻烦。外媒报道称,激进投资机构埃利奥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 Corp)已在软银集团积累了逾25亿美元的股份,并正在推动该公司做出改变,包括进行更多股票回购,以提振其股价,该公司股价远低于其资产价值。任何额外的股票回购都会限制孙正义未来的投资计划。

依托阿布扎比和沙特阿拉伯的巨额承诺资助,软银集团的1000亿美元愿景基金是迄今为止投资年轻科技公司的全世界最大基金。软银集团甚至在完成这一基金的全部投资之前,就在去年7月份表示,预计将为愿景基金二号筹集超过1080亿美元的资金。

从那以后,愿景基金一号投资的许多公司都在苦苦挣扎,而孙正义通过大规模投资来促进增长的策略也没能创造出大赢家。

该基金最大的失败投资交易是美国写字楼二房东公司WeWork,在对其商业模式和管理的审查中,它未能完成首次公开募股。愿景基金将其持有的44亿美元WeWork股份减记了35亿美元。

上市失败后,WeWork估值暴跌了九成,这成为全球科技行业历史上的标志性事件,软银集团和孙正义的投资神话正式宣告终结,孙正义过去的投资策略遭到了许多风险投资业内人士和媒体的批评。

投资风格

愿景基金一号的运作与其他任何规模的基金都不同。经过几个月的研究,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决策是在几分钟内做出的,而不是由一个委员会做出的。该基金陷入了科技公司投资的“圈地运动”中,一名外部顾问称投资决策“混乱”和“受到个人性格驱动”。

在WeWork上市遭遇失败、估值暴跌之后,软银集团开始推动其投资组合中的公司削减成本并迅速盈利。一些愿景基金投资组合公司最近开始大规模裁员,以减少亏损,这当中包括了WeWork、印度酒店连锁Oyo、网约车巨头Uber、餐饮外卖公司Rappi和汽车租赁公司Fair。

两大投资人态度冷淡

知情人士称,由于受到WeWork亏损的刺激,并担心愿景基金投资组合中充斥着更多陷入困境的公司,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和阿布扎比国有基金穆巴达拉投资有限公司(Mubadala Investment Co .)已告知愿景基金高管,他们投入新基金的任何现金都必须来自第一只基金赢得投资所产生的利润。该基金获得了大约100亿美元的公开利润。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穆巴达拉的工作人员最近几周总结说,愿景基金二号不太可能很快实现。穆巴达拉最近对愿景基金的投资进行了更全面的分析,包括快速增长的印度连锁酒店奥约OYO。OYO公司首席执行官证实在高速发展之后,公司已经开始裁员。

这位知情人士说,穆巴达拉公司的分析表明,孙正义不太可能从愿景基金一号获得高回报。

知情人士表示,软银集团最初提到的愿景基金二号的小规模投资者,包括中国和日本的保险公司以及两家银行——高盛集团和渣打银行——不太可能投资。

软银集团表示,它仍能吸引外部资金,并希望从一些公司获得资金。“其他投资机构在继续评估潜在的投资承诺,”软银集团发言人表示。

知情人士说,穆巴达拉不想放弃软银集团和孙正义,但也不想加入另一只像愿景基金一号那样大手笔花费数百亿美元的大型基金。

一位知情人士说,穆巴达拉的负责人卡尔杜恩·阿尔·穆巴达拉在最近的一次会议上告诉孙正义,愿景基金一号的第一批投资项目需要更多时间来发展业务,穆巴达拉希望在投资下一个基金之前继续评估科技前景,这实际上阻碍了孙正义的筹资努力。

一位熟悉他们想法的人士表示,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的官员也持类似的怀疑态度,尽管还没有做出决定。这位知情人士说,作为公共投资基金的主席,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曾考虑在愿景基金一号中增加450亿美元投资,并对愿景基金二号做出重大投资承诺。据悉,萨勒曼已经与孙正义建立了牢固的关系。

但知情人士称,自那以后,萨勒曼更加专注于推动国内议程,并计划利用去年12月该国石油巨头“沙特阿美公司”上市筹集的294亿美元,为实现该国经济多元化的项目投资基金项目提供资金。

知情人士说,沙特官员私下抱怨称,向软银集团投资所承诺的经济利益没有实现——特别是,愿景基金一号投资组合公司没有在沙特开设办事处或雇佣员工。

沙特公共投资基金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不对“具体的讨论或投资活动”发表评论。

获得外部资金至关重要,这不仅仅是为了满足孙正义的投资需求。如果该基金没有独立资本,未来的任何收益都将被课以重税。

贷款融资

由于外界的阻力,该公司正在寻找更有创意的方式来筹集资金。知情人士称,该公司最近抵押了部分阿里巴巴集团股票(软银是阿里巴巴大股东之一)寻求贷款,另外用英国芯片公司的股权作抵押,从银行贷款50亿美元。

在管理混乱中,愿景基金一号的高管已经离职。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一名管理合伙人普拉文·阿克基拉朱(Praveen Akkiraju)于去年12月离职,另一名合伙人迈克尔·罗恩(Michael Ronen)正在谈判他的离职事宜。软银集团对高管离职一事不予置评。

从该基金伦敦总部搬到阿布扎比的高管有管理合伙人阿克谢·纳赫塔和欧洲投资者关系主管彭尼·博德。前者在2017年加入软银集团之前管理着一家伦敦对冲基金,目前他的投资重点是上市公司。知情人士表示,软银集团采取这些举措部分是为了讨好阿联酋,该国参与愿景基金二号的行为正受到其他投资者的关注。(腾讯科技审校/承曦)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