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之蓝魏建仓讲述了自己的创业经历和感受

寻找中国创客第五季启动峰会在北京开幕,在下午的“纵横演讲”环节, 深之蓝魏建仓讲述了自己的创业经历和感受。

据官网介绍,深之蓝是国内首家专业从事全系列水下机器人及相关水下核心部件研发、制造、销售的高新科技企业。在公司发展中,发送机,也就是水下推进器是一个核心部件。

魏建仓提到,在2015年之前,深之蓝在这个领域是远远落后于美国和欧洲其他国家的产品。因为这个核心部件的落后,导致产品不可能优于海外的产品。虽然推进器也可以从国外购买,但高昂的购买成本,会使最终产品的价格丢失竞争力。

深之蓝最早的技术负责人认为水下推进器不可能做出来,因为美国在这个领域领先多年,有很好的基础,但深之蓝判断,要么把这个问题解决掉,解决不了问题,公司必死无疑。

魏建仓提到自己的感悟,选定的目标一定要准,不管多难一定要干到,干不到就没有生存的机会。

从2015年上半年决定开始做研发水下推进器,一直到2016年下半年,深之蓝终于在这件事取得突破,其中经历至少有一千次以上的实验。而后在提高产品可靠性上,深之蓝每天都经历失败。

“我们大部分核心团队都住在公司,每天晚上会有人跟你碰头。” 魏建仓提到,产品经常出现问题,令人沮丧,好在最后终于把产品完成。

以下为魏建仓演讲全文:

大家下午好!记得去年来这里的时候,我主要是跟大家诉苦,说了老鼠跳海、看到你如看到大海的故事是怎样出现的。

我刚看到这个标题,在冷水里研发了一年。其实没有在冷水里待了一年。当我们研发消费品的时候,正是在2016年的11月底。我们旁边有一个泳池,泳池的水没有加温,我们开始在冷水里实验了新的产品。今天也是跟大家诉苦,说一说这一年发生了哪些事情。我们做这个行业确实是比较艰难,选择了一个比较难的事情。每天都遇到很多没有遇到过的事,今天也是想把一些问题抛出来,让大家帮我们解决。

这是2013年公司刚成立的时候做的PPT的第一页“创建一家受人尊敬的一流的高科技公司”,什么是受人尊敬呢?什么是一流呢?自己不太清楚,只知道自己做的是水下机器人。在这个行业,我们国家缺少很多能力,也缺乏这样的民营公司,需要把这件事做好。我从部队出来,要做一件为我国海洋资源开发和国家安全提供核心保障能力的事。因为当时只能想到军队的需求和国家工业安全的需求,没有消费品的概念。

7年来,我一直在坚持着做,也取得了一些进展。我们参与了很多救援打捞,包括郴州失联的妇女、福建落水车辆、潘家口水库事件。最有名的是去年的万州事件。潘家口水库事件是一个国际事件,有两个GOE组织的潜水员在中国失事,来了30多支持全国世界最知名的救援队,带着全世界最知名的设备,结果只有深之蓝完成了这个事情,为我们在业内打造了比较好的口碑。

万州公交车搜救这个事情大家都知道,也是值得我们骄傲的一件事情。习主席今年1月17号到天津,专门听了我们的汇报。习主席给了我们很高的评价,他说“这个产品好,我们的能力又增强了”,这给我们带来了比较大的市场机会。因为我们成立了应急管理部,因为这样一个事件,各地的应急消防部门都在采购这样的设备。在下个月,王毅部长主办了一个向全球推介中国产品的会议,我们的消费产品也会参与。

万州公交车坠江事故确实是非常悲伤的,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也是习主席全程关注的,导致他对这个事件的了解度还比较高。

各种各样设备的出现是因为各种各样的需求。在南水北调工程通水之前,我们在这个方向上没有概念。南水北调,从南方把水调到北京、天津,要经历大量的暗渠。我知道天津每每年要同南水北调工程取30亿吨的水,暗渠的检测和保障工作由深之蓝来承担。我们的第一个定单是400米的隧洞,只有280万的合同。今年是1200米,是1200多万。我们的开发人员始终是几个人,这就是效率的增长。

我们有走向了海外,东南亚的很多检测都是我们在做。我们进入了日本的工业级市场。我们服务东京电力,在核电、海上风电检测领域都有不错的进展。今年广东要大量建设海上风电,这也是更大的市场机会。

其实这个成绩的取得都离不开一个核心部件。在水里、天上、陆地上最核心的都是发动机。水下推进器就是水里的发动机。在2015年之前,我们在这个领域是远远落后于美国和欧洲的其他国家的。因为这个核心部件的落后,导致我们的产品不可能优于海外的产品。当然,这个推进器是可以从国外购买的。一个推进器卖你1万美金,你的产品价格不会有任何的竞争力。我们最早的技术负责人认为这个产品是不可能做出来的。因为美国在这个领域领先多年,有很好的基础,我们怎么可能做得出来呢?但是,我们当时有一个较为正确的判断,这个公司要么死掉,要么把这个问题解决掉,解决不了问题,必死无疑。我有一点感悟,选定的目标一定要准,不管多南一定要干到,干不到就没有生存的机会。

当然,这个过程是极其痛苦的。我记得从2015年上半年决定开始做这个事情,一直到2016年下半年才把这个事情突破。至少有一千次以上的实验。它需要具备小体积、大推力。这些指标突破以后,它的可靠性又非常关键。现在美国的一些对标产品的可靠性在60小时,连续最高转速运转60个小时是可靠的,而我们做到了168小时。在这个过程中,每天都在失败。当第一次实现指标的时候,我们很高兴,不到3小时,发现齿轮完蛋了,不能作为产品去使用。后来加大到24小时、36小时,我们大部分核心团队都住在公司,每天晚上会有人跟你碰头,3点钟,他去看了,你也去看。经常出现问题,这种沮丧还是有的,明天还得从头再来。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真的不知道它将来是什么样子,好在把它完成了。

“海翼号”滑翔机非常有名,习主席在2018年看了2次,2019年又看了1次。今年在军事上和海洋调查上会有大量的采购。

在做产品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水下是一个通用的技术平台,不仅是军事、工业上有用途,还可以在消费领域发挥很重要的作用。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工业和军事的定单产生的过程极其漫长,要等这些定单落地,公司就死掉了。我们要不停的探索新的东西,就出现了这样一些新产品。

洛克席勒、马丁这些公司在这个领域是远远领先我们的,但他们没有出现一个做消费品的公司。我们把方向快速转移到消费品领域。当然,做产品也有很多心酸和好玩儿的事情。

开始做产品的时候,我们拍了一些高大上的宣传片。很多消费者看了以后觉得很好,但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在涉水运动的渠道,2018年已经卖了将近2万台。通过β测试阶段,完成了产品稳定性和天津的70万台产能建设过程,今年在美国的渠道也相对成熟一些了。但是,我们发现必须给它一个场景。

大家可以看两个视频。一个是亲子娱乐的场景。这是我自己背着我儿子。在我儿子学游泳的时候,他让我背着他游泳。我们这个产品不但做到了,我儿子还可以在我背上练习骑马的动作。另一个是情侣的场景。大家在水里,一个眼神可以传达很多信息,不需要说那么多话。在水里,如果一个女士可以傍着你的肩膀,跟你一起运动,你给她的安全感可以俘获一切。它的核心是让人在水里解放了动力和姿态能力。今年我们切入了记录功能,可以通过第三视角跟拍。

它能给人带来很多新的体验。左边这张图是一位残疾人士。如果我们的产品,她可能永远无法享受在水里运动的快乐。

在环保领域,我们在夏威夷的游艇上展示产品的时候,有一个水杯掉到海里了。夏威夷非常环保,用小舢板怎么也捡不到水杯,结果正在试用我们产品两位女士帮他们解决了这个问题。

公司发展到这个程度,我今天在这里展示产品,晚上还得陪客户喝酒。在这样极其艰难的条件下,公司可能要面临拆分,把军事和工业级的拆分出来,引入一些军队的退休干部,让我们可以在军事工业领域走得更远。

在消费品领域,我们确实遇到了一个机会,有希望成为全球涉水运动的科技品牌,全球这个领域还是空白。我们可以从水中的动力系统切入,在视频和水下提供辅助运动能力方面形成强有力的中国科技品牌。这跟我最早的初衷—做一个受人尊敬的一流的高科技公司更接近一点。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一直在努力,也有很多艰难,唯一可以分享的是做一件事情坚持到底,一条路跑道黑,把目标定的高远。每天不断的提升和认知自我,认知能力才是人生的高度,也是对自己孩子最高的教育。

创业我不后悔,做到今天,我自己觉得自己变得优秀了一些,希望以后还能继续在这条路上。

谢谢大家!

新浪科技讯 3月21日下午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