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成功的秘诀又是什么呢?世界上人均拥有独角兽公司最多的国家

当前任爱沙尼亚驻美大使梅尔维尔回到华盛顿,想去租一辆车时,面对办事大厅里长长的租车队伍,他忽然意识到,他需要填张表。

“哦,我刚刚意识到我不是在爱沙尼亚。”梅尔维尔在社交媒体上无奈写道。

对第一财经记者讲述这个故事的,是梅尔维尔的好朋友、爱沙尼亚议长内斯托尔(Eiki Nestor)。“大体来说,在一切都高度网络化的爱沙尼亚,就算你想填表都可能没有纸。”他说。

高度网络化和电子化的爱沙尼亚还推出了面对全球的数字化公民计划,而在爱沙尼亚,从申请到开通一个企业,只需要18分钟。这样的宽松和完备的环境催生了Skpye、Taxify等四家估值十亿美元以上的独角兽企业以及450家创业公司,也让人口仅为130万的爱沙尼亚,成为了世界上人均拥有独角兽公司最多的国家。

他们成功的秘诀又是什么呢?

电子签名能省下2%GDP

爱沙尼亚塔林大学讲师胡特纳有时也兼职做导游。她对第一财经记者笑着说,中国客人肯定会喜欢来爱沙尼亚,因为爱沙尼亚的免费WiFi全国覆盖率在95%以上。

她看到有些中国客人会随身带一个WiFi 路由器。时间长了,她会在给中国客人的邮件中贴心地写道,爱沙尼亚无线网络覆盖非常完备,不需要带随身路由器。

当第一财经记者向爱沙尼亚电子政务学院项目主任尼曼-麦特马尔福(Katrin Nyman-Metcalf)求证时,她认真说道,“是的,在爱沙尼亚,网络是一项社会权利。”

尼曼-麦特马尔福说,早在上世纪90年代,爱沙尼亚就将“公共图书馆必须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写入了宪法,虽然现在互联网并不是什么稀缺的事物了,但是想一想当年能做出这样的决策还是非常有远见的。

高度网络化的爱沙尼亚在2002年就推出了具备电子数字化签章功能的电子身份证,卡片内的晶片存有个人基本信息,目前有98%的爱沙尼亚人都拥有这张数字化身份证。

“当一个爱沙尼亚宝宝诞生后,先获得的不是名字,而是一串电子身份证号码。”爱沙尼亚塔林大学项目经理伊莱瑞对第一财经记者说,通常在宝宝诞生后,孩子的父母就会收到一封来自政府的祝贺信,并在信中告知新生儿的电子身份证号码,同时询问父母要以什么名字登记新生儿,而这一电子身份也将陪伴宝宝一生。

拿到电子身份证的人,可以通过这张卡片报税、大选投票、看病甚至贷款。目前有95%的爱沙尼亚人使用电子报税,而通常这只需要3分钟。99%的银行交易也能通过网络完成。这是因为银行与各行政机关对拥有电子身份证的公民的储蓄、收入等数据进行共享,因而当一个爱沙尼亚人准备贷款时,申请手续也可以就此免除。

这样的共享还体现在就医上。“目前98%的处方药都是由医生在线完成的。而医生还可以在线查看以往病历。当爱沙尼亚人走到药房,他只需要出示电子身份证就可以拿到药。目前97%的爱沙尼亚人都有全国通用的电子就诊记录。”尼曼-麦特马尔福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觉得2000年后诞生的爱沙尼亚年轻人,都不知道什么是(纸质)处方单子了。”

爱沙尼亚人甚至可以在大选之年使用这一电子身份证进行在线投票。数据显示,在上一次选举中,有身在116个不同国家的爱沙尼亚人使用了在线投票模式,覆盖率占整体投票选民的30%左右。

“在线投票的好处是,在按下最后确认键之前,可以反复修改,给人第二次思索的机会。” 尼曼-麦特马尔福表示,这样对于那些犹豫不决的人而言,是个好事。

不过伊莱瑞属于仍去实体投票的那70%。他对第一财经记者称,“这样重要的事情还是应该有点仪式感。在电脑上投票让我感觉有点太随便了。”

由于几乎所有行为都在线完成,这一电子身份证的一项关键环节即为使用PIN码的电子签名功能。目前这一功能同手机相连接,即便实体电子身份证卡丢了也没有关系,因为PIN码始终同手机相连。

内斯托尔则幽默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使用电子签名功能让爱沙尼亚省了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这笔钱正好交给北约组织(NATO)。”(注:NATO成员国有防务支出达到GDP2%的目标。)

开设新公司只要18分钟

不过,这样高度数字化的系统是否能确保网络安全?在全球国家网络安全指数(NCSI)排名中,在120多个国家中爱沙尼亚排名第二。

制图/张逸俊

制图/张逸俊

尼曼-麦特马尔福指出,在数据安全方面,爱沙尼亚在近15年中摸索出四条宝贵经验:第一,去中心化。这意味着没有一个高度集中的数据库,无论是政府还是私营机构,它们都拥有自己的一套系统和数据。

第二,区块链技术。这些数据可以借助区块链技术保持独立性。

第三,仅一次收集。一个数据只能由一家机构收取,这避免了数据复制和官僚主义。

第四,高度透明。所有的公民都可以通过登录日志文件来查阅政府是如何使用自己的数据的。

这个连接了900多个机构的系统已经运行了14年,被称为“X-road”。尼曼-麦特马尔福表示,到目前为止这一体系还没有崩溃过。

“这一体系的安全性在于,凡经过必留下痕迹。”电子爱沙尼亚展示中心负责人科赫(Tobias Koch)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日志文件中的记录一旦出现,就是不可抹去的,如此,每个电子身份证的持有者都可以清楚地看到谁查看了自己的数据。

科赫来自德国,对于自己的老家,欧盟内第一大经济强国,科赫却有着小小的抱怨:在德国,每干点任何一点小事情都要填个表,实在太浪费时间了,他坦言,在这方面德国比不上爱沙尼亚。

但因为在该国工作,他也拥有了自己的电子身份证。实际上,从2014年开始,爱沙尼亚就对非公民开放了该项申请,并称之为电子居住(e-Residency)。来自全球的任何人只要提出申请并缴纳100欧元,在10分钟内就能得知自己是否可以成为爱沙尼亚的数字化公民,目前有2.5万人已经顺利成为了爱沙尼亚数字公民,其中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

而成为爱沙尼亚数字公民,对于创业公司的利好之处在于,这令创业者可以轻松在爱沙尼亚开设银行账户,只要再缴纳190欧元,创业者就可以在爱沙尼亚注册数字公司,这个过程只要18分钟。加之爱沙尼亚是欧盟成员国,成立后的企业就自动成为了欧盟企业。

如此的宽松环境先后催生了Skype、Playtech、TransferWise、Taxify这四家独角兽企业,且诸如Pipedrive等新星也在不断冉冉升起,而爱沙尼亚人之间的“传帮带”效应也十分明显,在Pipedrive的最初创立中,就有Skype创始人的投资身影。而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网络使用高度普及,加之新一代爱沙尼亚人很小就接触编程课程,这些独角兽企业的爱沙尼亚创始人都非常年轻。

譬如Taxify就是维利格(Markus Villig)在19岁时创立的公司,在第一财经记者参观Taxify时,维利格透露,目前Taxify已经进入了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90多个城市,并拥有2500万名用户和60万名司机。他们主要集中在欧洲和非洲地区,目前他们在非洲运用的城市数量已经超过了优步,且未来他们希望同优步在欧洲竞争。

什么才是通向成功的秘诀呢?Tieto爱沙尼亚商业发展经理梅林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也许是因为,在爱沙尼亚创业成本如此之低,没有什么可失去的,大可以放手一搏;另一方面,所有爱沙尼亚人都知道,一个只有130万人的国内市场是如此之小,只要创业,肯定就是要向外看、面向全球的,而没有什么比网络,更能助爱沙尼亚人一臂之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