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ft已向SEC提交IPO招股说明书,正式开启上市之旅

Lyft今天向SEC提交了人们期待已久的IPO招股说明书,正式开启了自己的上市之旅。它寻求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LYFT。

招股书显示,Lyft去年亏损了9.11亿美元,收入为21亿美元。不过,它预计收入增长将会快于亏损,并且它的市场份额正在扩大。Lyft在2018年底占美国市场的39%,在两年内上升了17个百分点。

关键财务数据

- 净亏损:9.11亿美元,比2017年的6.88亿美元增长32%

-收入:22亿美元,是2017年10.6亿美元收入的两倍

-订车费(Booking):81亿美元,比2017年增长76%

-乘客数:3070万

-司机数:190万

Lyft没有具体说明它希望在IPO中筹集的金额,而是象征性地填写了1亿美元,不过这个明显用来在招股书上占坑的数字,肯定会随着之后路演而变化。J.P. Morgan,瑞士信贷和Jefferies担任主要承销商。

路透社早些时候报道称,Lyft预计其IPO估值将在200亿至250亿美元之间。《华尔街日报》则称,Uber已经发布了几个季度的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正在寻求高达1200亿美元的IPO估值。

谁是Lyft上市大赢家?

日本科技公司乐天(Rakuten)可能成为Lyft IPO最大的赢家。它拥有Lyft 13%(3140万股)的股份;它在2015年的时候向Lyft投了3亿美元,后来又陆续追加投资,让它成为了Lyft的最大股东。

其次是拥有7.8%股份的通用汽车公司。据称,在2016年的时候,通用汽车公司试图用45亿到6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Lyft,但是被拒绝了,通用汽车转而投资了它;

第三名是拥有7.7%股份的投资公司富达(Fidelity)。

从VC的回报来说,Lyft的早期支持者A16Z(Andreessen Horowitz)在2013年的时候向Lyft投资了6000万美元,后续又再追加投资,让其拥有了6.3%的股份,而Google的母公司Alphabet拥有其5.3%的股份。

让人意外的是,持有Lyft股份最多的个人,竟然不是两个联合创始人,而是公司的一个高管Sean Aggarwal。他曾在eBay,PayPal和Trulia担任财务副总裁,也是Lyft的早期天使投资人和顾问,2016年加入Lyft董事会。他目前是该公司拥有最大个人股份的高管,拥有近141万股。

在经过多轮巨额融资之后,Lyft创始人的股份已经被大大地稀释。根据上市文件,联合创始人Logan Green和John Zimmer仅仅分别持有公司的120万股,还少于Sean Aggarwal。

他们将通过AB股制维持对投权的集中控制。招股说明书没有说明Green和Zimmer所拥有的投票权的百分比。但CNBC的报道里称,他们两人的股份合并,也将占不到投票权的50%。

Lyft总共从超过115位投资者那里融了近50亿美元,其他股东包括滴滴,沙特王国控股公司等。

另外,Lyft也会对背后的无名“功臣”——司机们做出奖励。一些“表现良好”的Lyft司机将获得从1000美到10000美元不等的现金奖励,具体数额取决于他们完成了多少个订单。这些司机还可以选择用这笔钱,通过定向股票计划,购买Lyft的股票。

和老对手Uber的上市抢跑

2007年,Logan Green和John Zimmer成立了一家叫做Zimride的公司,主要用来提供长距离的拼车服务,2012年,他们把Zimride改名为Lyft,开始像出租车一样提供短途打车服务。

尽管诞生早于Uber,但文化更温和的Lyft总是被掩盖在狼性Uber的光环下。但在Uber不断遭到各种丑闻和抵制时,这家一直强调“社区”的公司慢慢赶了上来,逐步将市场份额扩大,并将服务扩展到了美国和加拿大的350个城市。

当然,比起全球开战的Uber(欧洲、印度和拉丁美洲,并且还通过持有滴滴的股份,在中国掺了一脚),Lyft体量还是小很多,也缺乏像UberEats这样从打车里衍生出来的送餐服务。

所以,它能跑在Uber之前上市,虽然是一场胜利,却也带来了自己的风险。Lyft在提交的文件中表示,这些风险包括来自Uber的激烈竞争和不可预测的市场情况。

Lyft的上市能如此受瞩目,还有一个原因是,它很可能成为2019年上市的第一个超级独角兽,在市场逐渐转冷的情况下,它的上市表现和投资者的态度,可能会影响同样拿着上市号码牌的Uber、Airbnb、Slack、Pinterest等超级独角兽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