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罗军的正式谢幕,途家也正式告别了创始人时代

2019-03-01 08:59:36来源:虎嗅APP  

题图:途家新任CEO杨昌乐随着罗军的正式谢幕,途家也正式告别了创始人时代。2月26日,途家正式宣布集团首席运营官(COO)杨昌乐升任CEO,全面

题图:途家新任CEO杨昌乐

题图:途家新任CEO杨昌乐

随着罗军的正式谢幕,途家也正式告别了创始人时代。

2月26日,途家正式宣布集团首席运营官(COO)杨昌乐升任CEO,全面负责途家各项业务推进;途家创始人罗军卸任途家集团CEO,将继续担任斯维登集团CEO及途家董事。这封由途家大股东携程的董事长梁建章发出的任命信,终于还是给罗军和途家的关系公开画上了一个句号。

新任CEO杨昌乐,于2010年加入携程集团,历任去哪儿网高级总监、去哪儿无线事业部产品副总裁、去哪儿集团高级副总裁等职位。对于罗军的离开和途家未来的走向,这位新官上任的CEO杨昌乐在途家北京总部接受了虎嗅在内的媒体采访。

在杨昌乐看来,途家在2019年会迎来一个新的周期。

罗军早已“全身而退”

罗军的离开其实一直不是什么秘密,他正式“放权”已经是2017年的事情了。两年多来,途家和创始人罗军结束关系就只差这一纸公告。

2017年,途家进行了内部的管理层调整,彼时,罗军就已经将线上业务交给了大股东携程派来的杨昌乐,退居乐途家二线。直到今年1月29日,途家管理层再度发生变更,罗军也不再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由途家网CFO兼蚂蚁短租CEO王枫接任。

罗军和途家在渐行渐远。

一度被媒体封为中国民宿“教父级人物”的罗军,从2007年就开始创业,他的履历已经被表述过无数次了:创立新浪乐居;建立“中国房产信息集团”(仅两年就赴纳斯达克敲钟);2011年创办途家;2016年创建斯维登,随后得到地产巨头保利的青睐......

每每能从前一次创业中全身而退的罗军被称作“连续成功者”。途家之后,放权而去的罗军赴上海主持途家自营的斯维登,从此只专注于其比较擅长的线下业务,坐标北京的途家线上平台则由杨昌乐负责。

途家线上线下业务的分拆,正是罗军的手笔。

虎嗅在2017年就采访过罗军,在他看来,线上线下分离不仅是为了向外清晰地展示企业架构,也是为使公司内部运营变得更加清晰和专业化,降低管理难度。

目前,途家线上和线下的业务依然是完全分开的,前者总部在北京,后者在上海,相对独立,有着完全不同的成本核算与考核体系,还有着不同的文化体系和管理流程。

“斯维登现在跟途家没有什么关系,除了有一部分共同股东之外,两家是独立的公司,斯维登只是我们的供应商,这家供应商在民宿领域是比较有名的连锁,是我们比较重要的供应商。”在今天的采访中,杨昌乐对包括虎嗅在内的媒体说道。

而对于罗军的离开,杨昌乐面对我们笑道:“(换帅一事)确实没有什么八卦,真的没有。2016年我就过来(途家)了,是James(梁建章)叫我过来的。其实他们很早之前就跟我提过做负责人的事情,只是我认为还没有做好准备。”

进入2019年,杨昌乐做好带领途家的准备了吗?

2019年,途家面对着什么?

1. 竞争激烈。

在罗军的意志下,途家曾经一家独大。

早在2016年6月,途家宣布战略并购蚂蚁短租业务;同年10月,途家又宣布关联并购去哪儿、携程公寓民宿业务。半年内的两次并购,令途家的体量前所未有之大。

不过,时间已经拨到了2019年,共享短租战场上的硝烟仍未消散,并直接进入了所谓的下半场——线上是民宿短租领域的必争之地。国内基于C2C模式的共享短租企业小猪正在长成;Airbnb在华动作也正加快:Airbnb也在去年经历走马换帅,在中国市场不断刷存在感,其国内房源及预定量在提升,Airbnb在中国进行的本土化测试离交成绩单似乎也不远了。

短租鼻祖的逼近让国内的短租平台不敢放松警惕。加上目前,一线城市的优质房源越来越少甚至面临饱和,各大平台只有不断下沉二三线城市寻找增量。2019年,民宿和线上短租的竞争注定会更加激烈。

这种情况下,在杨昌乐看来,未来一两年,格局依然“将比较确定”。“当然这是我自己的预期,真正做好以后应该说途家自己的优势和门槛会更加稳固,但还没有做成时候不太适合拿出来吹。”他说。

2019年,进入新周期的途家的小目标是:各个数据保持100%左右的“翻倍增长”,且是在保守预计的前提下。那么途家会在哪里发力?

据杨昌乐透露,目前途家的客单价接近平均400元,比较高。所以,“可能我们间夜量的增速会比GMV更快,因为更便宜的价格比重占比会更高(大部分订单来源于中低价格的房源)。未来应该是中高端的民宿带来的订单会越来越多。”

与此同时,在国内打得难舍难分的几家,在海外也已经发起了比拼。 对于途家2019念在海外的布局,杨昌乐表示途家至少会在东南亚——中国人出境最多的地方做对等的投入。

2. 盈利尚远。

和其他还在烧钱阶段的业态一样,短租领域的利好期还迟迟未来。途家一直处在亏损的状态。

对于亏损,杨昌乐直言不讳:“我们是一直亏损。但有一个重要数据,就是毛利增长的情况,途家优惠之后的佣金在2016年是-1.4%,2017年已经变成5%以上,2018年会有对应的更大幅度的增长。我们2019年会更多的做一些财务和人力方面收益的事情。途家2019年的亏损额度,我们亏损可能会变成2018年的三分之一,但它仍然是亏损。”

“我觉得在2019年我们极有可能会做到季度盈利,如果做不到季度的话最少也会做到月度盈利,因为净利润是增长的。”

——杨昌乐接着就立下了正式上任后的这第一个“flag”。

3. 监管考验。

不同于短租行业得以迅猛发展的2017年,共享经济包括线上短租在今年会迎来合规和监管的极大考验。

首先,符合公安部门的监管要求对短租平台来说已经成为硬指标,同时又是比较困难的。“因为这需要你搜集足够多的信息,然后得到不同地方的公安部门的认可。”

杨昌乐坦言,一直以来民宿的安全和合法性不足是整个行业的弊端,也被大家垢病较多。但2019年,他认为行业会找到最优解。途家应对的动作,是于去年另外孵化了一家技术公司,给民宿的业主和运营商提供硬件和一系列解决方案。

“这是我们待解决的第一个问题。”杨昌乐表示,信息和公安部门打通之后,“对于公安系统监控需求满足上要达到和酒店一样的标准。民宿合法化会在今年有比较好解决方案出来。”

不过,杨昌乐承认的一个难点是,各个地方公安部门都有对应的判断权力,所以这需要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去做工作。

另外,维护和运营这样一套系统的难度同样不小,这是等待途家的另一个难点。

“我们现在有的80万房间如果都用这种解决方案,你需要首先装80万把门锁。将来的硬件损坏并不是一起坏的,所以需要保持足够多的(备用),要有响应的速度,所有问题都会变成非常难解决的问题。”杨昌乐说,“但是当你一旦解决,你跨过这道槛的时候就变成了你的能力。”

4. 上市步伐。

杨昌乐的名正言顺的上位,代表着携程在途家的意志已经贯彻地十分彻底了。如此,问题自然地出现了——途家会不会被携程正式收编?

杨昌乐未言途家而言去哪儿。

他说:“我只能说一切都是在动态变化,比如之前一直都说携程与去哪儿合并,突然有一天就变成了现实,当时我也比较懵,因为我在去哪儿还是比较核心的人。那时候庄辰超打电话通知的时候,我就是最早知道的几个人之一。所以确实很难说,因为变化要素太多了,这取决于股东对市场判断,即他们认为怎么能够产生最大化的收益?整个业务发展是什么?所以我只能说可能性会有。”

而2019年,途家会迈出IPO的步伐吗?杨昌乐给出了一个模糊而暧昧的“标准答案”:

“这是一个我不得不给出官方回答的问题。如果我们要启动,或者是去做上市动作的话,应该是在途家规模和增长速度都ready(准备好)的状态,但是不是真正启动还取决于很多因素,这是个比较复杂的命题,要考虑到我们当前的经济环境,有没有比较好的估值。董事会做出投资判断,包括对业务的判断。”

“但不排除(上市的可能),我认为也不会太久了。”杨昌乐补充道,“从股权结构来说的话,我们更多的可能是去海外。”

随着罗军正式退出途家的舞台,新周期下,途家和共享线上短租这道题已留给了杨昌乐来解答。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