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蜜琳再陷争议风波?事实上,媒体报道大型翻车现场罢了!

2020-09-02 15:23:41来源:财讯网  

最近,又看到了一篇让小编啼笑皆非的报道——《梵蜜琳背靠9家代工厂?有的曾遭整改,有的客户涉嫌传销》。乍一看,小编以为又有新晋金主娘...

最近,又看到了一篇让小编啼笑皆非的报道——《梵蜜琳背靠9家代工厂?有的曾遭整改,有的客户涉嫌传销》。

乍一看,小编以为又有新晋金主娘娘梵蜜琳的劲爆新料,但通篇读完之后,感受却五味杂陈。因为这篇看似用心良苦的新闻,实则是肉(一)眼(如)可(继)见(往)的逻辑混乱、刻意夸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媒体记者在撰写新闻稿件时,居然可以重臆想而轻事实了。一个“业内人士”就足以支撑整篇文的论据、一张图片就足以证明一次走访调查?那么一篇新闻稿,究竟是为了揭露黑暗、还是制造黑暗?

作为一名文字工作者,小编本无意站队,但对于一则观点明显有失偏颇的报道,还是忍不住想唠(吐)叨(槽)几句,忍不住为梵蜜琳说几句公道话。

1

文字游戏 恶意诱导

在文章开篇,是新闻稿惯用的氛围烘托描述,但语句含沙射影,企图混淆视听,让读者误以为梵蜜琳公司就在那座“略显陈旧的三层建筑”中,刻意制造出品牌廉价、冷门等负面印象,为全文铺垫“打假”的行文基调。

然而真实的梵蜜琳是怎样的呢?据官网资料显示,梵蜜琳总部位于白云区云城西路的绿地中心,就在白云公园地铁上盖。文中的描述和配图只是与梵蜜琳合作的其中一个代工厂,不足以代表整个品牌。

恕我直言,笔者这场文字游戏玩得并不高明,往下看,还有更多错漏百出、自说自话的翻车现场。

2

证据不足 逻辑不通

既然是新闻,必然讲求有理有据,而从此段内容来看,笔者的表述未免有些逻辑不通和恶意诱导了——

首先,取证的可信度要如何判断?“有卖家自称”是指哪里的卖家?“处处可代工”的结论从何而来?记者走访过广州哪些代工厂?

其次,所谓的“业内人士”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TA们的话足够权威?

再有,倘若真是既普遍又廉价的东西,梵蜜琳品牌又如何能凌驾于美妆市场规则之上发展存活数年、且同类产品极少?

这一系列问题笔者都未交代清楚,结论又岂会可信?

而下图这段话更可笑,简直犯下了“无知”的致命错误,也是全文最大的“原罪”。

这很明显是全凭臆想的观点。但凡对化妆品行业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几乎所有国际美妆大牌都会与代工厂合作。产品专利权大多归品牌方所有,但生产环节基本不可能拥有专属工厂,即便是国际一线大牌也难以负担这样的市场体量和运营成本。

更让人不舒服的是,笔者似乎极度质疑国产美妆品牌,认为国内代工厂的出品质量上不了台面,实在是孤陋寡闻。

我国美妆行业经历了从起步、突破到成熟、繁盛的发展阶段,如今市场规模更在持续稳步扩大。而在这个过程中,国际品牌起到了主导和引领的作用,本土美妆类企业则通过对本土文化的熟悉、对渠道的深入及对消费者的深刻理解,在一些下沉市场及大众护肤市场等细分领域已经形成一定差异化的竞争优势。互联网经济更是给了国妆美业弯道超车的机会。

回望梵蜜琳的发展,能够清晰看到一个品牌实力不断累计的过程。作为在市场竞争极其激烈的大环境下新晋的国货品牌,梵蜜琳愿意大手笔投资实验室、选择与有研发能力的专业机构合作,力求生产出足以比肩国际大牌品质的美妆产品,这本就是市场良性发展的大好方向,应当予以肯定和鼓励,而不是随意谴责和质疑。

3

以偏概全 偷换概念

文中重点提到了芭薇股份曾经的一位客户——河北华林酸碱平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该客户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为由,暗喻梵蜜琳企业发展也可能存在猫腻。

笔者的表达明显是企图以偏概全、偷换概念,殊不知韩束、百雀羚、自然堂也都是芭薇股份的老客户,归根结底还是功课做得不够。

小编觉得,有必要为这位笔者朋友科普一下关于美妆行业代工厂的法律法规——根据我国《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727号令)》第二十八条规定:化妆品注册人、备案人可以自行生产化妆品,也可以委托其他企业生产化妆品。

也就是说,美妆品牌与代工厂合作是有法可依的,不应该成为众人随意质疑和抨击的借口。也请各大媒体以身作则,发挥良好的带头作用,而不是刻意隐藏事实、传播负面思想。

我们都知道,在现今社会,流量的确是无数企业的生命之源,而媒体天生就具有非同寻常的社会影响力,手里握着引导舆论的武器,所以决不能让“找噱头”“博眼球”成为媒体平台赖以生存的准则。

倘若连媒体都选择肆意扭曲事实、散布不实消息、甚至污蔑和侵犯他人,只为获得更多流量,那么这世界的正义可能真的不再是迟到、而是彻底迷失方向了。

希望有关部门能加大监管力度,严惩不良媒体、净化网络环境、守卫社会正气!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