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优秀动画短片《WishingBox》的三维艺术家专访

2019-11-17 15:11:39来源:新众网  

Wishing Box 获得了2019年的第91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资质,虽最终与奥奖提名擦肩而过,但它还是获得了奥斯卡组委会的一致喜爱。这部三维...

Wishing Box 获得了2019年的第91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资质,虽最终与奥奖提名擦肩而过,但它还是获得了奥斯卡组委会的一致喜爱。这部三维动画短片质量非常高,在国际舞台拿奖拿到手软,囊括世界 14 项最佳导演和最佳动画金奖,在 70 多个国际电影节展映的。

今天我们请到该片的3D Artist and FX Artist 王帅来为我们分享制作经历。

如何参与到影片制作

我和两位导演都是好朋友,直到今天都会经常联系,这个故事在它还只有一个idea的时候我就开始跟他们两位交流,两位导演比我留学早一年,所以是新生的时候他们就拉我一起做片子了,哈哈。当时他们的团队就他们俩人,我只是给他们帮帮忙,两位导演都是动画师出身,对调动画以外的环节不太熟悉,我对动画制作的每个环节都熟悉,当时是美院动画科班出身,外加大半年的行业工作经验,在学生中算是技术比较全面的。

在影片制作中的工作

最早进入团队时,我们人少,所以大家分工不明确,我给他们建过模型,分过UV,画过贴图。 但随着团队的不断扩大,大家开始依照自己所学专业分工,我的工作室给他们做模型和画贴图,片子中最重要的道具,海盗手里的许愿盒就是我做的模型和贴图。具体模型是在Maya里制作,包括低模和中模,然后贴图当时使用的是Mudbox, 渲染引擎我们选择的是VRay,主要是要分出diffuse, specular, normal, reflection,lighting,AO这些层,最后合成的环节在Nuke里进行。

留学的第二年我的学习方向调整到了影视特效,当时Wishingbox的特效部分没有人做,我是该片的第一个FX lead,前期的几个特效镜头主要是蜜蜂成群飞出,和金牙堆积的效果,这里的难点是蜜蜂挥翅膀太快,在24帧每秒的情况下渲染不出,解决方案是渲染motion blur层,然后到合成环节解决,另外就是粒子替代数量太多,对渲染造成很大压力,每一帧都花费几个小时渲染,所以我们只能在保持效果的情况下,尽可能减少蜜蜂数量,同时简化模型和贴图,因为反正看不清细节,模型尽量简单,面数少,贴图尽量小,尽量少,经过几次优化最终达到了目前片子的效果。

希望向国内学生分享的经验

首先是希望国内动画专业同学尽早找到自己想要深耕的专业方向,三维动画的流水线很长,每个环节都有对应的岗位,比如说模型师,动画师,灯光师,绑定师,合成师,特效师等等,有了专业方向才知道自己要学习哪些知识,毕业后找工作也可以针对每一个岗位有的放矢,毕竟行业里公司的招聘是针对每一个具体岗位的。

其次,如果学生期间要制作三维短片,我比较鼓励大家合作,最好是可以由老师牵头把关,同学们合力完成一部作品,这样比较能够保证质量,一两个同学自己的作品往往质量较差,在美国的院校里,学校都是鼓励学生合作的,就像wishing box的团队,每个人都只做他最擅长的环节,模型师做模型,灯光师打灯光,特效师做特效,于是我们的学生作品也可以到处获奖,甚至被奥斯卡组委会看中。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