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队长创始人纪中展:创业是道数学题

寻找中国创客第五季启动峰会在北京开幕,在下午的“纵横演讲”环节,科学队长创始人纪中展讲到,创业是道数学题。

最近三年,纪中展参加聚会少了很多。有创业者写感想,让他帮转朋友圈。纪中展跟对方说,哥们你确实是蜜月期,有很多的想法,很多的感想。“我真的没有感想,我就每天都在办公室里。”

这是纪中展的创业数学题,不断做减法,减到前面只剩下一个1,然后再想办法不断在后面加0。1,就是企业的核心能力。

从2015开始,纪中展专心做科学队长。在他看来创业是件很愉快的事。有人因为创业失眠,而他沾枕头就睡着,“为什么要搞得苦大仇深呢”,纪中展表示。

以下为纪中展演讲全文:

非常感谢山水创投,感谢寻找创客基金。我是2017年的中国创客科学队长的创始人纪中展。因为我好久都没有上台讲了,所以上台就很紧张。因为很久不讲的原因,越来越不会讲,腿有点儿抖。

前两天,我见吴声老师的时候还在讲这个问题。我是请吴声老师给我们做咨询。他说你还用做咨询?你过去都是忽悠别人。我说我现在创业了几年,我发现我有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整天待在办公室,已经很少出去了。一年时间,出去的时间屈指可数,天天蹲在办公室里。第二,每天处理的都是各种细节,我已经缺乏俯瞰一个事情的能力。因为我没有在天上往下看,我天天在地上四处去走。第三,讲故事的能力越来越差了。就是做事不会讲故事,赚钱不敢花钱。他说这和我过去认识的不太一样。

确实,我在这次创业以前是一个斜杠青年,也做投资,也做创业,也做媒体,每件事情都做一点。在2015年,当时黑马的牛老师找我,他跟我聊天说老纪你不聪明。因为我过去一致认为我比较聪明,智商比较高。他说你不聪明,聪明人从来都只干一敢事,哪有像你这样干几件事的?

后来我创业以后拿到了徐小平老师的天使,徐小平老师有一次给我打电话说“中展,你他妈的能不能把其他几件事停了”,他说话比较有特点。我说“好”。从那个时候我开始知道确实聪明人只干一件事。

还好在我没有到40岁的时候,在38岁的时候知道了这件事。因为我至少要干到90岁,我还能健康工作50年,明白这个道理至少还能让我再干50年,还算好。

所以,那个时候我给徐老师发了一条短信,我说“朝闻道,朝行道,快乐生生不息”,我就认认真真的做好一件事情。

2015年,我开始专心的做科学队长。创业实际上很多人都说很孤独,每天面临恐惧,压力很大、焦虑很多。我老婆也经常这样问我。只要我某一天睡得晚,她就问我说是不是焦虑了、是不是压力很大、白天很累。我说没有,我只是读一本书读得兴奋,想再多读一会儿。实际上我没有感觉到好像创业那么难,或者那么恐惧,那么焦虑,或者说好像哪件事睡不着。

经常有人问我说你给我讲讲创业的过程中哪件事让你睡不着觉的。我说我基本上沾枕头就着,这是我自己选择的,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甘愿做、欢喜受,从来没想过焦虑。我听很多人讲焦虑的时候,我也挺不理解的。这么愉快的一件事,这么快乐的一件事,为什么你把它搞的好像苦大仇深,搞的好像进办公室就像进集中营一样的。这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每天都干不同的事情,每天都在思考,每天都有不同的事情做。

在创业的过程中,我自己觉得它是一道数学题,我每天都像做数学题一样。第一件事就是整天琢磨1和0的关系。我要努力的去把那个1做好,在后面加0,不要把0的位置放错了,把0放在1的前面。这是我每天都在琢磨的事情。

这的1是什么?是我一直在思考的,也就是我们的核心能力。不断的在1后面加0,每加一个0,这个公司就是10倍的增长。

第二,我在好未来的未来之星一直听张邦鑫老师讲的。他一直问我一个问题,做大和做强,到底哪个重要。快和慢的节奏,应该在创业的过程中怎么去把握。像我们这样的公司,到底快慢、大和强,中间怎么找节奏。

第三,怎么样在公司变得更有价值、让它的估值变得合理的过程中去做平衡。我们要努力的让公司变得极其有价值,估值最好不要太高。如果价值永远高于估值,我们就会处于相对略稳定和舒服的位置。

第四,在做公司的时候,我们一直在想怎么做一个赚钱的公司。第二是做值钱的公司,第三是做融到钱的公司,最后就是会花钱的公司。这个顺序要理清楚。就像前段时间,我和张邦鑫老师交流的时候,我说教育行业分成三个世界。第一世界国家就是那些线下的巨头,像好未来、新东方这样的,他们既能赚钱,又能融钱,而且还值钱。第二阵营是那些在线的互联网公司,以作业类的为主,他们是值钱、能融钱,但不赚钱。第三世界国家就是现在新兴的一些数字类的教育,既不赚钱,又不能融钱,值钱也不是那么容易。

从2015年开始,我们主要是做这么几件事,也就是不断的思考1和0的关系,不断的把握大和强、快和慢的平衡,然后努力的锻炼自己赚钱的能力、值钱的能力、能融钱的能力,最后还要学会合理的花钱。

回过头来再讲科学队长。我们是一个做科学教育的专业公司。在这个过程中,主要是基于三个使命。

第一是普惠。对于教育,我一直忧心忡忡的是现在的教育会拉开贫富之间的距离。我们经常想我们产品的价钱能不能让更多人接受,就像当初推出音频产品,我没有按199定价,只定99块钱。定价的出发点特别简单,一个2000块钱月收入的家庭,购买我们的一款产品,让小朋友这一年听科学家讲科学,没有压力。普惠是很重要的核心。

第二是我们专注于数字教育,从过去的提分到提能。

第三是培养孩子们面向未来的能力。这是很重要的。尤其是最近,我对数字教育是比较担心的,我担心数字教育会因为它的高客单价,因为它的新、有更多的尝试性,会让这一代小朋友变得距离更远、差距更大,而且会成为一些小白鼠。因为幼儿教育和成人教育不一样,它不能经常迭代。今天我给你讲了一个道理,你觉得很有道理。明天我说了另外一个相反的说法,你问我为什么,我说我迭代了。对于小朋友,你很难这样去做教育。

所以,我们现在在重新定义科普。科学队长过去主要做了三个重塑。一是重新做了十万个为什么,让小朋友们可以和科学家面对面,让三四五六七八线的小朋友和一线城市的小朋友有同样的教育资源,而且价钱触手可及。二是重新做在线的科学课,让科学课不再像过去那样那么枯燥、让每一个孩子成为知识的库存。我们希望孩子不断的在验证中找到快乐、在质疑中得到答案、从答案中激发出更多的为什么。三是去年9月份推出了科学队长的实验室,我们希望让更多中国的小朋友像其他国家的小朋友一样,能够动手去做实验,能够在很小的阶段就掌握动手的能力,在动手的过程中去养成他们的科学精神,至少在他们长大以后不会被割韭菜,不会在朋友圈里转“不转不是中国人”“科学家让你吃什么”。我们这个产品的逻辑很简单,就是599一年,它对标的是线下的7000块钱一年的产品,基本上无差别。这就是普惠的数字教育,培养孩子面向未来的能力。

总结起来,跟过去相比,我自己感觉我自己在过去这两三年创业的过程中确实有一点蜕变。我经常在内部说我已经好久没有出去看什么了,而且这三年时间里没有写过一篇文章,没有在朋友圈或者私下去评论过任何一个人,因为真的是没有时间。经常会有一些刚创业的朋友写了很多感想,让我去帮转。我说哥们你是刚创业,确实是蜜月期,有很多的想法、很多的感想,我真的没那么多感想,我就是每天蹲在办公室里跟同事们开会干活。

最近三年,很多朋友也说你出来的少了。确实,真的参加聚会少了很多。相比过去,现在可能是过去的十分之一,可能还不到。我说创业是道数学题,也是因为我在这三年里不断的做减法,减到只剩下1,我在想办法不断的在后面加0,再做一些乘法。这就是我创业的数学题,谢谢大家!

新浪科技讯 3月21日下午消息